歡迎到網店代理貨源提供商——衣然99 免費注冊
首頁 > 網站新聞 > 行業新聞 > “華為女皇”孫亞芳:為啥連任正非都“怕”她?

“華為女皇”孫亞芳:為啥連任正非都“怕”她?

在商業社會,女性管理者憑借其獨有的魅力,常常可以“出其不意”地致勝。今天要講的是任正非背后一個不可或缺的女性角色,孫亞芳。

在最新公布的福布斯“2017中國最杰出商界女性排行榜”中,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孫亞芳位列第二位,僅次于董明珠,而此前,孫亞芳曾多次蟬聯該榜單榜首位置。

如今,昔日的華為,已經逐漸成長為年銷售收入達5200億人民幣(輪值CEO徐直軍于2017年新年致辭中透露了這一數字)的世界500強公司后,孫亞芳在華為各類活動上的亮相也愈發頻繁,但人們對這位女性的了解似乎并沒有比“軍人總裁”任正非多。在華為內部,孫亞芳地位不一般,自1989年加入華為后,她被內部譽為“華為女皇”,主抓華為市場和人力資源兩塊陣地。

在華為多年持續快速的成長中,任正非發揮“首長”的領袖作用,但“神秘”的孫亞芳的力量同樣不可小覷。

左“任”右“芳”

從1987年創立至今,華為的高管層歷經動蕩,先后離職創業的人不是少數。但是,不少跟隨任正非一起開創華為歷史的人,多少都坐上過高管的位置,例如鄭寶用、徐直軍等,以及離開華為又創業,最近傳出被判刑新聞的李一男。

但孫亞芳的上位路徑則不相同,她不是來自于最早的研發團隊,而是從電信局“半路出家”來到華為,一路成長,如今坐上了董事長的位置。

根據華為在網站上向外界公布的信息,1989年,孫亞芳進入華為工作,先后擔任市場部工程師,培訓中心主任,采購部主任,武漢辦事處主任,市場部總裁,人力資源委員會主任,變革管理委員會主任,戰略與客戶委員會主任,華為大學校長等。自1999年起,孫亞芳任華為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。

這位出生于1955年的女性,畢業于成都電子科技大學,而與任正非還是老鄉,來自于貴州。為什么是孫亞芳坐董事長的位置,“推手”任正非的考慮是什么?

華為前副總裁劉平發表的《華為往事》中,也許能夠道出原因。

1999年,國際金融技術與設備展在北京展覽館開幕后,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镕基特意來到華為展臺,并留下了這樣一句話:“你回去轉告你們老板,在技術上要創新,在經營上要穩健!”后來,在深圳高科技技術交易會,朱镕基再次來到華為展臺。

作者這樣寫道:“一次事件對任總的觸動很大。任正非感覺到他已經沒有精力去應付外面的這些事情了。這就促成了任總在2000年推出孫亞芳任公司董事長。”

此前,華為公司一直沒有董事長一職,任正非負責華為里外一切事物,而之所以設立這一位置,就是需要有人處理對外事務。

在“選舉董事長”章節中,劉平記錄了孫亞芳“獲選”的內幕。在深圳麒麟山莊召開了股東代表大會,會議主題就是選舉公司的董事長,而候選人只有一個人:孫亞芳。

“我年紀比較大了。沒有精力去處理社會上的各種關系。孫亞芳同志年富力強,善于處理各種復雜的社會關系。我將集中精力做好公司內部的管理工作。請大家選舉孫亞芳為公司董事長”。任正非這樣說。

當時,任不僅親自介紹孫亞芳的簡歷和工作經歷,又單獨找高層談話做工作,后來計票中,孫亞芳全票通過,正式成為華為董事長。據說,晚宴上,任正非非常開心,頻頻向大家敬酒。一些常年在任總身邊的人員說,“任總今天很反常。平時從來不敬酒的,也從來沒有看到他喝這么多酒。”。

孫亞芳的出任,也是任正非的直接安排,左“任”右“芳”的格局就此誕生。

“剛柔”互補

盡管是一位被安排的董事長,但孫亞芳的地位非同一般。在業界看來,任正非是華為“首長”,而孫亞芳則是一位極為重要的“參謀”。

在華為內部流傳著這樣一個故事,1992年前后,華為因貨款回收太慢,現金流出現嚴重問題,幾個月沒拿工資的員工士氣低落,而正好華為收到了一筆貨款,任正非實在拿不準該這筆款怎么用時,剛進入公司不久的孫亞芳,果斷站出來,提議先發放員工的工資再說。沒想到,等待多月的員工們,一下子士氣大升,各種問題頓時全部迎刃而解。

當然,這只是一個個小插曲。在業績上,孫亞芳最大的成績在于對華為人力資源和“狼性”市場體系的貢獻,逐步確立自己在華為的地位。尤其是在對手眼中,華為嚴密的市場體系,讓人膽寒,難以突破。而主管人力資源和市場的孫亞芳,功不可沒。

相比其他企業,華為與業界同行的合作不斷,同3COM、西門子、NEC、松下、摩托羅拉等企業都有合作。而這源于孫亞芳提出的觀點:只有運營商贏得利潤,贏得生存能力,設備供應商才能生存。因此,昔日的競爭對手可以成為合作伙伴。

而在人力資源上,孫亞芳從1996年就開始人力資源體系的建設,后建立、育、用、留”的人力資源體系,讓華為成為了精英人才的搖籃,也是華為保持研發動力的源泉,在競爭中優于對手。去年,華為透露其旗下員工規模數量,截至2015年年底,華為全球人數已有17萬人,其中,研發人員就占比45%。

還有一組數據,在孫亞芳的帶領下,華為在2013年實現銷售收入2390億元人民幣,凈利潤210億元人民幣,同比增長34.4%,首次超越愛立信,成為全球最大的通訊設備商。

盡管沒有向董明珠一樣的“網紅”氣質,也沒有“李一男”式的科研才華,但正因如此,孫亞芳所顯露的力量更加特殊和神秘。

外界評價這位董事長,不是一個指揮全局的首長式人物,更像是一個特別的使者,與任正非的強勢互補,尤其任正非不愿出面或不便出面的場合,她的干練發揮得淋漓盡致。

在華為的新聞中,我們看到孫亞芳近幾年多次會見各國高管,包括新加坡總統、比利時國王、埃及總統等。

此外,在稱謂這一細節上,孫亞芳的地位也可見一斑。

在任正非公開發表的個人文章《我的父親母親》中,有這樣一段提到了孫亞芳:8日圓滿結束對該國的訪問,我們剛把胡副主席送上飛機,就接到紀平的電話,說我母親上午10時左右,從菜市場出來,提著兩小包菜,被汽車撞成重傷,孫總已前往昆明組織搶救。

其中,“孫總”指的就是孫亞芳,任正非在公開場合都是孫總相稱,但其他副總都是以名字相稱,其他副總裁稱呼孫亞芳也為孫總。這也一定程度上證明了,華為決策層中的決策層就是兩個人:任正非和孫亞芳。據悉,華為實際權力都在孫和任之下,公司級文件,抄報的一欄只有兩個人以任總、孫總相稱,其他副總裁都要出現姓名。

她會成為華為接班人嗎?

擔任董事長一職18年后,孫亞芳和這家民營企業同樣面臨著關于繼承人的熱議。

華為的CEO采用的是輪班制,加上優秀的孫亞芳,誰會成為接班人?終于,這一話題還是被放大了,而導火索還是任正非。

2010年10月26日,有媒體報道稱“華為總裁任正非為兒子接班逼走董事長孫亞芳”,并稱孫亞芳正在辦離職。根據孫亞芳手頭的持股情況,華為方面可能會以30元/股的價格收回其所持華為股份“分手費”接近10億元。而此前,外界普遍預計,孫亞芳是任正非最有可能的接班人。

第二天,華為發布聲明澄清稱,關于華為公司高層變動的消息純屬憑空捏造的謠言。

不過,劉平在《華為往事》的“任正非的接班人——任平”章節中,說道:任總再偉大,也逃脫不了中國傳統的“父業子承”的觀念。在他的心中,他一手創建的華為帝國的最理想的繼承人就是他的兒子任平。

在劉平的敘述中,任正非安排任平進入華為中試部工作,并為任平的接班做好了一切準備,包括管理平臺,輔佐大臣,等待任平的成長。

而外界也傳出2010年,任正非在華為例行的經營高管團隊(EMT)會議上提出要將任平引入EMT成為董事會成員,但是遭到董事長孫亞芳等高管的強烈抗議。

孫亞芳在華為之路究竟會有多長,又到底會否成為任正非理想中的接班人,尚未有答案。如今,任正非的女兒孟晚舟也進入了董事會,而任平則在華為旗下一家提供酒店和票務預訂服務的子公司工作。近日,有成都媒體報道,任平開發房地產項目,成為四川禾怡實業有限公司的最大股東。


© 2005-2017 衣然99 版權所有,并保留所有權利 微商貨源,服裝網店貨源,開網店貨源,網店貨源,網店代理,網店代銷,淘寶貨源,淘寶代銷,淘寶代理,淘寶代理貨源網,女裝一件代發,一件代發貨源網 短網址 粵ICP備12004765號